爱德华·马奈

爱德华·马奈

Édouard Manet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
生卒日期: 1832年1月23日 - 1883年4月30日
国籍:法国
爱德华·马奈的全部作品(310)

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是法国现代派画家。他是19世纪第一批描绘现代生活的艺术家之一,也是从现实主义向印象主义过渡的关键人物。

马奈出生在一个拥有强大政治关系的上层阶级家庭,拒绝了最初为他设想的未来,并全神贯注于绘画世界。他的早期杰作《草地上的午餐》和《奥林匹亚》,都是1863年的作品,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并成为创作印象主义的年轻画家的聚集点。今天,这些被认为是标志着现代艺术开始的分水岭绘画。在马奈生命的最后20年里,他与当时其他伟大的艺术家建立了联系,并发展了自己的风格,这种风格被称为创新,并对未来的画家产生了重大影响。

早年生活

爱德华·马奈于1832年1月23日出生于巴黎小奥古斯丁街( rue des Petits Augustins,现为波拿巴街, rue Bonaparte)上一个富有且关系密切的家庭的祖传豪宅。他的母亲尤金妮-德西丽·富尼耶(Eugénie Desirée Fournier)是一位外交官的女儿,也是瑞典王储查尔斯·伯纳多特(Charles Bernadotte)的教女,瑞典君主都是从他那里继承下来的。他的父亲奥古斯特·马奈(Auguste Manet)是一名法国法官,他希望爱德华从事法律职业。他的叔叔爱德蒙·福尼尔(Edmond Fournier)鼓励他继续绘画,并把年轻的马奈带到卢浮宫。1841年,他就读于罗林中学。1845年,在叔叔的建议下,马奈报名参加了一门特殊的绘画课程,在那里他结识了安东宁·普鲁斯特( Antonin Proust),这位未来的美术部长和后来的终身朋友。

1848年,在父亲的建议下,他乘坐一艘训练船前往里约热内卢。在他两次参加海军考试失败后,他的父亲同意了他追求艺术教育的愿望。从1850年到1856年,马奈在学院派画家托马斯·库特(Thomas Couture)的指导下学习。在业余时间,马奈在卢浮宫复制了老大师的作品。

从1853年到1856年,马奈访问了德国、意大利和荷兰,期间他受到了荷兰画家弗兰斯·哈尔斯、西班牙艺术家委拉斯开兹弗朗西斯科·戈雅的影响。

生涯

1856年,马奈开办了一个工作室。他在这一时期的风格以松散的笔触、简化细节和抑制过渡色调为特点。采用古斯塔夫·库尔贝倡导的现实主义风格,他画了《喝苦艾酒的人》和其他当代题材,如乞丐、歌手、吉普赛人、咖啡馆里的人和斗牛。在他早期的职业生涯中,他很少画宗教、神话或历史题材,这方面的例子包括他的《耶稣被士兵嘲笑》,现在在芝加哥艺术学院(Art Institute of Chicago),以及《死亡基督和天使》,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New York)。1861年,马奈在沙龙接受了两幅油画。《马奈先生和夫人的肖像》遭到了评论家的冷遇。另一幅是《西班牙歌手》,受到了泰菲勒·戈蒂埃(Théphile Gautier)的赞赏,并因其在沙龙爱好者中的流行而被安置在更显眼的位置。马奈的作品与许多其他沙龙绘画的细致风格相比,显得“略显草率”,引起了一些年轻艺术家的兴趣。这位西班牙歌手以一种“奇怪的新时尚”作画,使许多画家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下巴也掉了下来

杜伊勒里音乐

杜伊勒里音乐》是马奈绘画风格的早期范例。灵感来自弗兰斯·哈尔斯委拉斯开兹,这是一个先兆,他一生的兴趣在主题的休闲。

虽然有些人认为这幅画还没有完成,但所暗示的气氛给人一种杜伊勒里花园当时的感觉,人们可以想象音乐和对话。在这里,马奈描绘了他的朋友、艺术家、作家和音乐家,他还将一幅自画像纳入了其中。

草地上的午餐

早期的一个主要作品是《草地上的午餐》,原名洗澡(Le Bain)。1863年,巴黎沙龙拒绝将其展出,但马奈同意在拒绝沙龙(被拒绝者沙龙)展出,这是一个与官方沙龙平行的展览,作为香榭丽舍宫的另一个展览。拒绝沙龙是由拿破仑三世皇帝发起的,作为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该沙龙的评选委员会当年拒绝了2783幅约5000年的绘画作品。每个画家都可以决定是否有机会在拒绝沙龙展出,被拒绝的画家中只有不到500人选择这样做。

马奈雇用模特维多利亚·默伦特( Victorine Meurent)、他的妻子苏珊娜(Suzanne)、未来的姐夫费迪南德·利恩霍夫(Ferdinand Leenhoff)和他的一个兄弟来摆姿势。默伦特还为马奈的几幅重要画作当模特,包括《奥林匹亚》,到19世纪70年代中期,她凭借自己的能力成为了一名有成就的画家。

这幅画将全副打扮的男人和裸体女人并置在一起引起了争议,它的简写、素描般的处理方式也引起了争议,这是一项将马奈与库尔贝区分开来的创新。与此同时,马奈的作品揭示了他对老大师的研究,因为主要人物的配置源自马尔安东尼奥·雷蒙迪(Marcantonio Raimondi)根据拉斐尔的一幅画雕刻的《帕里斯的评判》( Judgement of Paris,约1515年)。

学者们引用的另外两部作品是《田园合奏》和《暴风雨》,这两部作品被认为是意大利文艺复兴大师提香乔尔乔内的重要先例。《暴风雨》是一幅神秘的画作,描绘了一个穿着整齐的男人和一个裸体女人在农村的场景。男人站在左边,凝视着旁边,显然是在看坐着哺乳婴儿的女人;这两个人物之间的关系尚不清楚。在田园音乐会上,两个穿着衣服的男人和一个裸体女人坐在草地上,从事音乐创作,而另一个裸体女人站在他们旁边。

奥林匹亚

正如他在草地上吃午餐时所做的那样,马奈在《奥林匹亚》中再次诠释了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的一幅受人尊敬的作品,这幅作品以一种让人想起早期摄影棚照片的风格描绘,但其姿势基于提香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这幅画也让人想起弗朗西斯科·戈雅的《裸体的马哈》。

马奈在被挑战给沙龙一幅裸体画展示后开始了画布。 1865 年,他对一个自信的妓女的独特坦率描绘被巴黎沙龙接受,并在那里引发了丑闻。根据安东宁·普鲁斯特 (Antonin Proust) 的说法,“只有政府采取了预防措施,才能防止这幅画被冒犯的观众刺破和撕裂”。这幅画引起争议的部分原因是裸体穿着一些小衣服,例如头发上的兰花、手镯、脖子上的丝带和骡子拖鞋,所有这些都突出了她的裸体、性感和舒适的妓女生活方式。兰花、上翘的头发、黑猫和一束鲜花在当时都是公认的性象征。这颗现代金星的身体很瘦,与流行的标准背道而驰;这幅画缺乏理想主义使观众感到愤怒。这幅画的平面性受到日本木刻艺术的启发,使裸体更加人性化,不那么性感。展示了一名穿着整齐的黑人仆人,利用当时流行的黑人性欲亢进的理论。她在这里穿着仆人的衣服给妓女,进一步加剧了这件作品的性张力。

奥林匹亚》的身体和她的目光都是毫不掩饰的对抗。当她的仆人向她的一位男性求婚者献花时,她目不转睛地向外张望。虽然她的手放在腿上,隐藏着她的阴部,但对传统女性美德的提及是具有讽刺意味的,众所周知,这部作品中没有谦虚的概念。一位当代评论家谴责《奥林匹亚》“无耻地弯曲”的左手,在他看来,这是对提香的维纳斯那只放松、保护的手的嘲弄。同样,床脚上那只机警的黑猫发出了一种性叛逆的声音,这与提香在《乌尔比诺的维纳斯》中描绘的女神形象中的睡狗形成了鲜明对比。

奥林匹亚曾是大众媒体漫画的主题,但受到法国前卫团体的拥护,古斯塔夫·库尔贝保罗·塞尚克劳德·莫奈和后来的保罗·高更等艺术家对这幅画的重要性表示赞赏。

与《草地上的午餐》一样,这幅画提出了当代法国的卖淫问题以及妇女在社会中的角色。

生活与时代

1862年父亲去世后,马奈于1863年与苏珊·利恩霍夫( Suzanne Leenhoff)结婚。利恩霍夫是一名荷兰出生的钢琴教师,比马奈大两岁,与他有过大约十年的浪漫关系。利恩霍夫最初受雇于马奈的父亲奥古斯特,教马奈和他的弟弟弹钢琴。她也可能是奥古斯特的情妇。1852年,利恩霍夫非婚生了一个儿子,利昂·科拉·利恩霍夫(Leon Koella Leenhoff)。

在其他绘画作品中,马奈在《阅读》中画了他的妻子。她的儿子利昂·利恩霍夫(Leon Leenhoff)的父亲可能是马奈家人中的一员,他经常为马奈摆姿势。最著名的是,他是《拿着剑的男孩》的主角。他还出现在《阳台》的背景中,扮演一个拿着托盘的男孩。

马奈与印象派画家埃德加·德加克劳德·莫奈雷诺阿阿尔弗雷德·西斯莱保罗·塞尚毕沙罗成为朋友,通过另一位画家莫里索成为该团体的成员,并将他吸引到他们的活动中。他们后来被广泛称为巴蒂诺集团( Batignolles group,Le groupe des Batignolles)。

作为画家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的侄女,莫里索于1864年在巴黎沙龙(Salon de Paris)接受了她的第一幅画,并在接下来的十年中继续在沙龙展出。

1868年,马奈成为莫里索的朋友和同事。她说服马奈尝试外光主义绘画,这是她自另一位朋友柯罗介绍她开始练习以来的功劳。他们有一种往复的关系,马奈将她的一些技巧融入到他的绘画中。1874年,她嫁给了他的哥哥尤金,成为了他的嫂子。

与印象派的核心群体不同,马奈坚持认为,现代艺术家应该寻求在巴黎沙龙展出,而不是放弃它而选择独立展览。然而,当马奈被排除在1867年的国际展览之外时,他建立了自己的展览。他的母亲担心他会把所有遗产都浪费在这个耗资巨大的项目上。虽然这次展览受到了主要评论家的冷遇,但它也让他首次接触了几位未来的印象派画家,包括埃德加·德加

尽管他自己的作品影响并期待印象派风格,但马奈拒绝参与印象派展览,部分原因是他不希望被视为群体身份的代表,部分原因是他更喜欢在沙龙展出。小说家伊曼纽尔·冈萨雷斯的女儿Eva Gonzales是他唯一的正式学生。

他受到印象派的影响,尤其是克劳德·莫奈莫里索。他们的影响体现在马奈对浅色的使用上:19世纪70年代早期以后,他较少使用深色背景,但保留了他对黑色的独特使用,这是印象派绘画的一大特色。他画了许多户外作品,但总是回到他认为严肃的工作室工作。

马奈与作曲家伊曼纽尔·夏布里埃(Emmanuel Chabrier)有着密切的友谊,为他画了两幅肖像,这位音乐家拥有马奈的14幅画作,并将他的即兴作品献给了马奈的妻子。

19世纪80年代初,马奈的一个常见模特是梅里·洛朗(Méry Laurent),她为七幅肖像摆姿势,她也可能是马奈的情妇。

在他的一生中,尽管受到艺术评论家的抵制,但马奈有他的拥护者埃米尔·左拉(Esémile Zola)。

咖啡馆场景

马奈的《咖啡厅音乐会》是对19世纪巴黎社会生活的观察。人们被描绘成喝啤酒、听音乐、调情、读书或等待。这些画中有许多是根据现场绘制的草图绘制的。马奈经常参观罗切库尔大道上的巴西皇家咖啡馆,1878年他在该咖啡馆落户。酒吧里有几个人,一个女人面对着观众,而其他人则在等待上菜。这样的描绘代表了一个花坛的绘画日记。这些画的风格是松散的,参考了弗兰斯·哈尔斯委拉斯开兹,但它们捕捉了巴黎夜生活的情绪和感觉。它们是波西米亚主义、城市工人以及一些资产阶级的快照。

在《咖啡馆音乐会的角落》里,一名男子吸烟,而在他身后,一名女服务员端着饮料。在喝啤酒的人中,一个女人在朋友的陪伴下享受她的啤酒。在右侧的咖啡厅音乐会上,一位老于世故的绅士坐在酒吧里,而一位女服务员则坚定地站在后台,啜饮着她的饮料。在女服务员的房间里,一位女服务员在一位坐着抽烟斗的顾客身后停了一会儿,而一位芭蕾舞演员在转身的时候伸出手臂,站在后台的舞台上。

马奈还坐在克利希大道上一家名为拉图勒神父(Pere Lathuille)的餐厅里,餐厅除了用餐区外还有一个花园。他在这里创作的其中一幅画作是《在父亲家》,画中一名男子对一名在他身边用餐的女子表现出了一种不求回报的兴趣。

在《勒邦博克》(Le Bon Bock,1873年)中,一个身材高大、兴高采烈、留着胡子的男人坐在那里,一只手拿着烟斗,另一只手拿着一杯啤酒,直视着观众。

社会活动绘画

马奈描绘了上层阶级享受更正式的社交活动。在歌剧院的蒙面舞会上,马奈展现了一群正在享受派对的活跃人群。男人们戴着高顶礼帽,穿着黑色长衣站在那里,与戴着面具和服装的女人交谈。他在这幅画里画了他的朋友的肖像。

他1868年的作品《卢肯》在马奈家的餐厅摆了姿势。

马奈在他的作品中描绘了其他受欢迎的活动。在《朗尚赛马会》中,一个不寻常的视角被用来强调赛马奔向观众时的激情。在《滑冰》(Skating)中,马奈在前景中展示了一位穿着考究的女性,而其他人则在她身后滑冰。总是有一种活跃的城市生活的感觉在主题背后持续着,延伸到画布的框架之外。

《观看国际展览》(iew of the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士兵们放松,坐着站着,富裕的夫妇在交谈。这里有一个园丁,一个牵着狗的男孩,一个骑马的女人,简言之,是巴黎人的阶级和年龄的样本。

战争

马奈对现代生活的回应包括致力于战争的作品,这些作品的主题可能被视为对“历史绘画”流派的最新诠释。第一部这样的作品是《美国北部联邦“基尔萨吉”号与美国南部联邦“阿拉巴马”号的战斗》,这是一场海上小规模冲突,被称为美国内战时期在法国海岸外发生的瑟堡战役,艺术家可能亲眼目睹了这场战争。

接下来值得关注的是法国对墨西哥的干预,从1867年到1869年,马奈画了三个版本的《马克西米兰的处决》,这一事件引起了人们对法国外交和国内政策的关注。《行刑》的几个版本是马奈最大的画作之一,这表明该主题是画家认为最重要的主题之一。其主题是由墨西哥行刑队处决拿破仑三世安插的哈布斯堡皇帝。该主题的绘画和石版画均不允许在法国展出。作为对形式化屠杀的控诉,这些画回顾了戈雅,并期待着毕加索的《格尔尼卡》。

1871年1月,马奈前往比利牛斯山脉的奥隆圣玛丽。在他不在的时候,他的朋友们把他的名字加在了巴黎公社的“艺术家之家”上。马奈也许一直远离巴黎,直到“血腥一周”(semaine sanglante)之后:他在给瑟堡(1871年6月10日)的贝特·莫里索(Berthe Morisot)的一封信中写道,“我们几天前回到巴黎……”(血腥一周于5月28日结束)。

1871年3月18日,他写信给他(邦联)在巴黎的朋友Félix Bracquemond,讲述了他对波尔多的访问,波尔多是第三法兰西共和国法国国民议会的临时所在地,埃米尔·左拉在那里向他介绍了这些地点:“我从来没有想到法国会有这样的老傻瓜来代表,除了那个小傻瓜……”如果这可以解释为对公社的支持,下面一封给布拉克蒙德( Bracquemond)的信(1871年3月21日)更清楚地表达了他的想法:“只有党的黑客和野心勃勃的人,这个世界上的亨利紧随米利埃之后,米利埃是1793年公社的怪诞模仿者……”他知道公社的卢西恩·亨利(Lucien Henry)曾经是一位画家的模特,米利埃是一位保险代理人。“这些嗜血的狂欢对艺术来说是多么的鼓励啊!但在我们的不幸中至少有一个安慰:我们不是政治家,也不想被选为代表”。

巴黎

马奈在他的作品中描绘了巴黎街道的许多场景。摩斯尼尔街(Rue Mosnier)饰有旗帜,描绘了覆盖街道两侧建筑物的红、白、蓝三角旗;另一幅同名画作描绘了一个拄着拐杖的单腿男人。这一次又描绘了同一条街道,但这一次的背景不同,是《摩斯尼尔街修路工人》,在人和马经过的时候,人们修理道路。

铁路

这条铁路被广泛称为圣拉扎尔铁路(Gare Saint Lazare),绘制于1873年。背景是19世纪末巴黎的城市景观。同为画家的维多利亚·梅伦特(Victorine Meurent)坐在铁栅栏前,用他最喜欢的模特儿在最后一幅画中描绘她。梅伦特也是奥林匹亚和草地上午餐的模特儿在她膝上翻开书。她旁边是一个背对着画家的小女孩,看着一列火车从他们下面经过。

马奈没有选择传统的自然景观作为户外场景的背景,而是选择了“大胆地横跨画布”的铁栅栏“火车的唯一证据是它的白色蒸汽云。在远处,可以看到现代化的公寓楼。这种布局将前景压缩成窄焦点。传统的深空惯例被忽视了。

历史学家伊莎贝尔·德沃(Isabelle Dervaux)描述了这幅画首次在1874年巴黎官方沙龙展出时受到的欢迎:参观者和评论家发现它的主题令人费解,构图不连贯,执行简略。漫画家嘲笑马奈的画,在这幅画中只有少数人认识到马奈已经成为现代性的象征”,这幅画目前在华盛顿特区的国家美术馆展出。

后期作品

四十多岁时,马奈的健康状况恶化,腿部出现严重疼痛和部分瘫痪。1879年,他开始在默顿附近的一家水疗中心接受水疗治疗,旨在改善他认为是循环系统问题的状况,但实际上他患有运动性共济失调,这是梅毒的一种已知副作用。1880年,他开始接受水疗在那里画了一幅歌剧演员埃米莉·安布雷( Émilie Ambre)扮演卡门的肖像。安布雷和她的情人加斯顿·德·博普兰在默顿有一处房产,并于1879年12月在纽约组织了马奈的《马克西米利安皇帝的处决》的首次展览。

在他最后的几年里,马奈画了许多水果和蔬菜的小规模静物画,比如一束芦笋和柠檬(都是1880年的作品)。他完成了他最后的主要作品——《福利·贝热尔的吧台》,它挂在沙龙里。后来,他把自己限制在小版式上。他最后的画是玻璃花瓶里的花。



1883年4月,由于梅毒和风湿病的并发症,他的左脚因坏疽被截肢。11天后,他于4月30日在巴黎去世。他被安葬在巴黎的帕西公墓。

遗产

马奈的公共事业从1861年开始,也就是他第一次参加沙龙的那一年,一直持续到1883年去世。丹尼斯·鲁亚特(Denis Rouart)和丹尼尔·威尔登斯坦(Daniel Wildenstein)于1975年编入了他的已知现存作品目录,包括430幅油画、89幅粉彩画和400多幅纸质作品。

尽管受到批评人士的严厉谴责,他们谴责马奈的作品缺乏传统的结尾,但马奈的作品从一开始就赢得了崇拜者。其中一位是埃米尔·左拉,他在1867年写道:“我们不习惯看到对现实的如此简单和直接的翻译。然后,正如我所说的,有着如此令人惊讶的优雅尴尬……这是一种真正迷人的体验,去思考这幅明亮而严肃的绘画,它以温和的野蛮诠释了自然。”

马奈绘画中粗略的绘画风格和摄影照明被认为是特别现代的,是对他复制或用作素材的文艺复兴时期作品的挑战。他拒绝了他在Thomas Couture工作室学到的技术——在该工作室中,一幅画是在暗色调的地面上使用连续的几层油漆制作而成的——而支持在浅色地面上使用不透明油漆的直接、原始的方法。当时的小说,这种方法使得在一次静坐中完成一幅画成为可能。它被印象派画家采用,并在随后的几代人中成为普遍的油画方法。马奈的作品被认为是“早期现代”的,部分原因是他的表面不透明的平坦,频繁的素描般的通道,以及人物的黑色轮廓,所有这些都吸引了人们对画面表面和油漆材质的关注。

艺术历史学家比阿特丽斯·法威尔( Beatrice Farwell)说,马奈被普遍认为是现代主义之父。在古斯塔夫·库尔贝的帮助下,他是最早冒着巨大风险接受他所寻求的公众支持的人之一,也是最早将湿对湿(Wet-on-wet, alla prima)绘画作为油画的标准技术的人之一,也是最早自由地使用文艺复兴视角并将“纯绘画”作为审美乐趣的来源的人之一。他和库尔贝一样是拒绝人文和历史题材的先驱,并与埃德加·德加分享了现代城市生活作为高雅艺术可接受材料的建立。

艺术市场

马奈画作《春(珍妮·德马西)》以651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J·保罗·盖蒂博物馆(J.Paul Getty)博物馆,创下了马奈拍卖的新纪录,超过了2014年11月5日在佳士得拍卖行的2500-3500万美元的预售预估。


爱德华·马奈作品收藏于:

巴黎奥赛美术馆(30)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6)

美国国家艺术馆(14)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11)

波士顿美术馆(6)

费城艺术博物馆(6)

保罗·盖蒂博物馆(5)

普希金博物馆(4)

巴恩斯基金会(4)

苏黎世布尔勒收藏展览馆(4)

英国考陶尔德美术馆(4)

奥德罗普格园林博物馆(4)

伦敦国家美术馆(4)

阿什莫林博物馆(4)

德国旧国家美术馆(3)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3)

新嘉士伯美术馆(3)

马萨诸塞州克拉克艺术学院(3)

汉堡美术馆(3)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3)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美术馆(2)

古尔本基安美术馆(2)

布宜诺斯艾利斯国立美术博物馆(2)

布达佩斯美术博物馆(2)

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2)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艺术博物馆(2)

瑞典国立博物馆(2)

加的夫国家博物馆(2)

图尔奈美术博物馆(2)

瓦尔拉夫-里夏茨博物馆(2)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2)

挪威国家美术馆(2)

里昂美术馆(2)

圣保罗现代美术馆(2)

第戎美术馆(2)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2)

哈佛艺术博物馆(2)

伊莎贝拉嘉纳艺术博物馆(2)

新大师画廊(1)

Hill-Stead Museum - Farmington, Ct(1)

施泰德艺术馆(1)

德国卡尔斯鲁厄国立艺术馆(1)

弗里克收藏(1)

米兰现代艺术画廊(1)

维也纳阿尔贝蒂娜博物馆(1)

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美术馆(1)

巴黎小皇宫美术馆(1)

广岛美术馆(1)

诺顿·西蒙博物馆(1)

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1)

安德烈·马尔罗现代艺术博物馆(1)

毕加索美术馆(1)

日内瓦小宫(1)

Grey Art Gallery and Study Center(1)

谢尔本博物馆(1)

马里兰州沃尔特艺术博物馆(1)

菲茨威廉博物馆(1)

普利司通美术馆(1)

德克萨斯州肯贝尔艺术博物馆(1)

东京富士美术馆(1)

南锡美术博物馆(1)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1)

Murauchi Art Museum - Tokyo(1)

伦敦泰特不列颠(1)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1)

耶鲁大学美术馆(1)

巴勒珍藏馆(1)

不莱梅艺术馆(1)

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1)

荷兰梵高博物馆(1)

罗德岛设计艺术博物馆(1)

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1)

宝丽美术馆(1)

托莱多艺术博物馆(1)

苏黎世美术馆(1)

克勒勒-米勒博物馆(1)

花都别墅(1)

新绘画陈列馆-巴伐利亚国家绘画收藏(1)

密歇根州底特律美术馆(1)

Kremer Collection (Aetas Aurea Foundation)(1)

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1)

沃兹沃思学会(1)

里尔美术宫(1)

曼海姆艺术馆(1)

弗吉尼亚州克莱斯勒艺术博物馆(1)

奥斯卡·莱因哈特基金会(1)

加拿大蒙特利尔美术馆(1)

Harvard University Portrait Collection(1)

巴伯美术学院(1)

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1)

法布尔博物馆(1)

华盛顿菲利普美术馆(1)

辛辛那提艺术博物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