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塔夫·库尔贝

古斯塔夫·库尔贝

Gustave Courbet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古斯塔夫·库尔贝(Gustave Courbet)
生卒日期: 1819年6月10日 - 1877年12月31日
国籍:法国
古斯塔夫·库尔贝的全部作品(312)

让·德西雷·古斯塔夫·库尔贝(Jean Désiré Gustave Courbet)是一位法国画家,在19世纪法国绘画中领导了现实主义运动。致力于只画他能看到的东西,他拒绝学术惯例和前一代视觉艺术家的浪漫主义。他的独立为后来的印象派和立体派等艺术家树立了重要的榜样。库尔贝在19世纪的法国绘画中占有重要地位,他是一位革新者,也是一位愿意通过作品发表大胆社会言论的艺术家。

库尔贝19世纪40年代末和19世纪50年代初的绘画使他首次获得认可。他们挑战传统,描绘非理想化的农民和工人,通常规模宏大,传统上只用于宗教或历史题材的绘画。库尔贝后来的绘画大多不太明显地带有政治色彩:风景、海景、狩猎场景、裸体和静物。库尔贝是一位社会主义者,积极参与法国的政治发展。1871年,他因参与巴黎公社而被监禁6个月,从1873年起一直流亡瑞士,直到去世。

传记

古斯塔夫·库尔贝于1819年出生于杜省(Doubs)的奥尔南(Ornans),父母是雷吉斯(Régis)和西尔维·奥多特·库尔贝(Sylvie Oudot Courbet)。作为一个富裕的农家,反君主制情绪在这个家庭中盛行。(他的外祖父曾参加过法国大革命。)库尔贝的姐妹佐伊( Zoé)、泽利(Zélie)和朱丽叶(Juliette)是他的第一批绘画模特。搬到巴黎后,他经常回到奥尔南的家中打猎、钓鱼并寻找灵感。

库尔贝1839年去了巴黎,在斯特本(Steuben)和黑森(Hesse)的工作室工作。作为一个独立的人,他很快离开了,他更喜欢通过在卢浮宫学习西班牙、佛兰芒和法国大师的绘画,并画他们作品的复制品来发展自己的风格。

库尔贝的第一部作品是有关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描绘的宫女(Odalisque)和乔治·桑德(George Sand)描绘的莱利亚(Lélia)的形象,但他很快放弃了文学影响,转而选择以观察到的现实为基础进行绘画。在他19世纪40年代早期的画作中,有几幅自画像,构思浪漫,画家在其中以不同的角色描绘自己。这些作品包括《与黑狗的自画像》、戏剧自画像,也称为《绝望的人》、《乡下的恋人》、《雕刻家》、《受伤的人》、《大提琴家,自画像》和《拿着烟斗的人》。

1846年至1847年的荷兰和比利时之行强化了库尔贝的信念,即画家应该像伦勃朗弗兰斯·哈尔斯和其他荷兰大师那样描绘他们周围的生活。到1848年,他在年轻的批评家、新浪漫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中赢得了支持者,尤其是尚普勒里(Champfleury)。

1849年,库尔贝的《在奥尔南晚餐后》,首次在沙龙取得成功。这部作品让人想起了夏尔丹Le Nain Brothers,为库尔贝赢得了一枚金牌,并被国家购买。这枚金牌意味着他的作品不再需要陪审团的批准就能在沙龙展出,这是库尔贝在1857年之前享有的一项豁免(当规则改变时)。

1849年至1840年间,库尔贝绘制了《石工》(1945年盟军轰炸德累斯顿时被摧毁),皮埃尔-约瑟夫·蒲鲁东(Pierre-Joseph Proudhon)将其视为农民生活的象征,它被称为“他的第一部伟大作品”。这幅画的灵感来自库尔贝在路边目睹的一幕。他后来向尚普弗勒里(Champfleury)和作家弗朗西斯·韦(Francis Wey)解释说:“很少有人会遇到如此完整的贫困表情,因此,当时我就想到了画画。我告诉他们第二天早上到我的工作室来。”

现实主义

库尔贝的作品既不属于主流的浪漫主义学派,也不属于新古典主义学派。巴黎沙龙将历史绘画视为画家的最高使命,但他对此并不感兴趣,因为他认为“一个世纪的艺术家基本上无法再现过去或未来一个世纪的面貌……”相反,他坚持认为生活艺术的唯一可能来源是艺术家自身的经验。他和米勒将从绘画农民和工人的生活中获得灵感。

库尔贝画了具象构图、风景画、海景画和静物画。他通过在作品中解决社会问题,以及描绘农村资产阶级、农民和穷人的工作条件等被认为低俗的主题,引起了争议。他的作品,连同奥诺雷·杜米埃米勒的作品,被称为现实主义。因为库尔贝写实主义并没有处理线条和形式的完美,而是涉及到绘画的自发和粗糙处理,这意味着艺术家在描绘自然界的不规则性时可以直接观察。他描绘了生活中的严酷,并以此挑战了当代艺术学术思想。

石工

1849年的《石工》被认为是库尔贝的第一部伟大作品,它是社会现实主义的一个例子,在1850年的巴黎沙龙首次展出时引起了轰动。这项工作基于两名男子,一名年轻人和一名老年人。1848年10月,库尔贝回到奥尔南进行为期八个月的访问时,发现他们在路边从事体力劳动。在他的灵感下,库尔贝告诉他的朋友和艺术评论家弗朗西斯·韦(Francis Wey)和朱尔斯·尚普弗勒里(Jules Champfleury),“很少有人会遇到如此完整的贫困表现,因此,当时我就有了绘画的想法。”

尽管其他艺术家描绘了农村穷人的困境,但库尔贝的农民并不像米勒的《拾穗者》那样理想化。

1945年2月,二战期间,这幅作品连同其他154幅照片一起被销毁,当时一辆将这些照片运到德累斯顿附近克尼茨坦城堡的运输车遭到盟军轰炸。

在奥尔南举行的葬礼

1850-1851年巴黎沙龙的展览引发了一场“爆炸性反应”,库尔贝一举成名。1850年至1851年的沙龙里,他的《石工》、《从集市回来的农民》和《在奥尔南举行的葬礼》大获全胜。《在奥尔南举行的葬礼》是库尔贝最重要的作品之一,记录了他于1848年9月参加的叔公葬礼。参加葬礼的人是这幅画的模特。此前,模特曾被用作历史叙事中的演员,但在《葬礼》中,库尔贝说他“画的正是出席葬礼的人,所有的镇民”。其结果是真实地呈现了它们,以及奥尔南人的生活。

这幅10×22英尺(3.0×6.7米)的巨幅油画受到了评论家和公众的赞扬和强烈谴责,部分原因是它打破了传统,描绘了一个平淡无奇的仪式,而这个仪式原本是为宗教或王室主题保留的。

据艺术史学家莎拉·福恩斯(Sarah Faunce)所说,“在巴黎,葬礼被视为一件将自己推入历史绘画伟大传统的作品,就像一个穿着脏靴子的暴发户撞毁了一个上流社会的聚会,而就这一传统而言,它当然被认为是缺乏的。”这幅画缺乏体裁作品中所期望的那种感伤的修辞:库尔贝的哀悼者没有做出夸张的悲伤姿态,他们的脸看起来更像是漫画而不是高贵。评论家指责库尔贝故意追求丑陋。

最终,公众对新的现实主义方法越来越感兴趣,奢华、颓废的浪漫主义幻想也失去了流行。库尔贝非常理解这幅画的重要性,并说:“《在奥尔南的葬礼》实际上是浪漫主义的葬礼。”

库尔贝成了名人,被誉为天才、“可怕的社会主义者”和“野蛮人”。他积极鼓励公众将他视为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农民,而他的雄心壮志、他对记者的大胆表态,以及他坚持用自己的艺术描绘自己的生活,使他享有肆无忌惮的虚荣心的声誉。

库尔贝将他的艺术现实主义思想与政治无政府主义联系在一起,在赢得了观众后,他通过撰写有政治动机的散文和论文来宣传民主和社会主义思想。他那熟悉的面孔经常被法国通俗报刊讽刺。

1850年,库尔贝写信给一位朋友:

...在我们如此文明的社会里,我有必要过野蛮人的生活。我甚至必须摆脱政府。人民有我的同情心,我必须直接向他们表达我的同情。

在19世纪50年代,库尔贝以普通人和朋友为题材绘制了大量的具象作品,如《村里的小姐们》、《摔跤手》、《沐浴者》、《睡着的纺纱者》和《筛麦妇》。

我的工作室

1855年,库尔贝提交了14幅油画在世界博览会上展出。其中三幅因缺乏空间而被拒绝,包括《在奥尔南举行的葬礼》和他的另一幅纪念性油画——《我的工作室》。库尔贝拒绝被否认,着手准备自己解决问题。他在自己的名为“现实主义展馆”(Pavillon du Réalisme)的画廊中展出了40幅作品,包括《我的工作室》,这是一个临时性的结构,他在官方沙龙(如世界博览会)的隔壁竖立了这个结构。

这部作品寓言了库尔贝作为一名画家的一生,被视为一次英勇的冒险,在这部作品中,他的右边是朋友和仰慕者,左边是挑战和反对者。右边的朋友包括艺术评论家尚普弗勒里(Champfleury)、查尔斯·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和艺术收藏家阿尔弗雷德·布鲁亚斯(Alfred Bruyas)。左边是人物(牧师、妓女、掘墓人、商人和其他人),代表库尔贝在给尚普弗勒里的一封信中所描述的“琐碎生活的另一个世界,人民、苦难、贫困、财富、被剥削者和剥削者,靠死亡为生的人。”

在左边的前景是一个带着狗的男人,库尔贝给尚普勒里的信中没有提到他。X光片显示,他是后来被画上的,但他在画中的角色很重要:他是当时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的寓言,以他著名的猎犬和标志性的旋转胡子为标志。库尔贝将他放在左边,公开表示他对皇帝的蔑视,并将他描绘成罪犯,暗示他对法国的“所有权”是非法的。

尽管像德拉克洛瓦这样的艺术家是他努力的热心拥护者,但公众去看这场演出主要是出于好奇和嘲笑他。出席率和销售额都令人失望,但库尔贝作为法国前卫英雄的地位得到了保证。他受到美国画家詹姆斯·惠斯勒的钦佩,并成为包括爱德华·马奈和印象派画家在内的法国年轻一代艺术家的灵感来源。《我的工作室》被德拉克洛瓦、波德莱尔和尚普弗勒里视为杰作,即使不是被公众认可。

现实主义宣言

库尔贝写了一份现实主义宣言,作为这次独立个人展览目录的导言,呼应了当时政治宣言的基调。在这本书中,他宣称自己作为一名艺术家的目标是“根据我自己的估计,翻译我那个时代的风俗、思想和外观。”

现实主义者的头衔强加给我,正如浪漫主义者的头衔强加给1830年的人一样。标题从未给出事物的真实想法:否则,作品就没有必要了。

我希望没有人能够真正理解一个名字的准确性,但我不想详细说明这个名字的准确性,我只想用几句话来解释一下,以减少误解。

我研究了古代艺术和现代艺术,避免任何先入为主的体系,没有偏见。 我不再想模仿一个或是复制另一个, 此外,我也无意达到“为艺术而艺术”的微不足道的目标。 不! 我只是想从对传统的完全了解中得出我自己的个性的理性和独立意识。

为了做而知道,这是我的想法。根据我自己的估计,能够翻译我当时的风俗、思想和外表。不仅要当画家,还要当人。简而言之,创造生活艺术——这是我的目标。(古斯塔夫·库尔贝,1855年)

声名狼藉

塞纳河畔的年轻女子》:库尔贝最著名的绘画之一。“毫不妥协地强调密度和重量”

在1857年的沙龙上,库尔贝展示了六幅油画。其中包括《塞纳河畔的年轻女子》,描绘了树下的两名妓女,以及库尔贝余生中要描绘的许多狩猎场景中的一个:《猎物》。

1856年绘制的《塞纳河畔的年轻女子》引发了一场丑闻。习惯于风景画中传统的“永恒的”裸体女性的艺术评论家们对库尔贝对现代女性随意展示内衣的描述感到震惊。

通过在狩猎场景旁展出轰动性的作品,使英国画家埃德温·兰瑟获得了大众的成功,库尔贝保证了自己的“名声和销量”。19世纪60年代,库尔贝创作了一系列越来越性感的作品,如《裸体斜倚的女人》。

这在《世界的起源》和《睡眠者》中达到了高潮。前者描绘了女性生殖器,直到1988年才公开展出;后者两位女性躺在床上,后一幅画在1872年由一名画商展出时成为警方报告的主题。

大约在1861年之前,纳波利翁政权一直表现出极权主义特征,利用新闻审查阻止反对派蔓延,操纵选举,剥夺议会自由辩论的权利或任何实际权力。然而,在19世纪60年代,纳波利安三世做出了更多让步,以安抚他的自由派对手。这一变化始于允许议会自由辩论和公开报告议会辩论。新闻审查制度也放松了,最终于1870年任命自由派埃米尔·奥利维尔(El mile Ollivier)为事实上的总理。奥利维尔曾是纳波利翁政权的反对派领导人。1870年,拿破仑三世提名库尔贝为荣誉军团成员,以此作为对崇拜库尔贝的自由主义者的绥靖。他拒绝接受荣誉军团的十字勋章,这激怒了当权者,但也使他在反对现政权的人中大受欢迎。

库尔贝与巴黎公社

1870年9月4日,在普法战争期间,库尔贝提出了一项建议,后来又回来困扰他。他给国防部政府写了一封信,建议拆除拿破仑一世为纪念法国军队的胜利而在旺多姆广场(Place Vendôme)修建的柱子。他写道:

正如旺多姆柱(Vendôme Column)是一座没有任何艺术价值的纪念碑,它倾向于通过表达过去帝国王朝的战争和征服思想而使之永久化,而这一思想受到了一个共和国民族情绪的谴责,公民库尔贝表示,希望国防政府授权他拆除这一铜柱。"

库尔贝提议将纪念柱移至更合适的地方,例如军医院荣军院。 他还写了一封致德国军队和德国艺术家的公开信,提议将德国和法国的大炮熔化并戴上自由帽,并在旺多姆广场建造一座新纪念碑,献给德国联邦和法国人。 国防政府对他拆除该纵队的建议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但并没有忘记。

3月18日,法国在普法战争中战败后,一个名为巴黎公社的革命政府在该市短暂掌权。库尔贝发挥了积极作用,组织了一个艺术家联合会,该联合会于4月5日在医学院大剧场举行了第一次会议。大约三百到四百名画家、雕塑家、建筑师和装饰师出席了会议。名单上有一些著名的成员,包括安德烈·吉尔( André Gill)、奥诺雷·杜米埃柯罗、尤金·波蒂埃( Eugène Pottier)、朱尔斯·达鲁(Jules Dalou)和爱德华·马奈。公社期间,马奈不在巴黎,也没有参加,而75岁的科罗在公社期间住在一所乡间别墅和他的工作室里,没有参加政治活动。

库尔贝主持了会议,并建议巴黎两大艺术博物馆卢浮宫和卢森堡宫博物馆在起义期间关闭,尽快重新开放,并建议称为沙龙的传统年度展览与往年一样举行,但有着根本的不同。他建议沙龙不受任何政府干预,也不应奖励首选艺术家,政府或委员会也不应颁发奖牌。此外,他呼吁废除法国最著名的国家艺术机构法国美术学院、罗马学院、雅典学院和法国学院美术科。

4月12日,尽管库尔贝还不是该社区的正式成员,但该社区的执行委员会将开放博物馆和组织沙龙的任务交给了库尔贝。在同一次会议上,他们发布了以下命令:“旺多姆广场的柱子将被拆除。”4月16日,举行了特别选举,以取代已辞职的较为温和的社区成员,库尔贝当选为第六选区的代表。他被授予美术代表的称号,并于4月21日成为教育委员会成员。在4月27日的委员会会议上,会议记录报告说,库尔贝要求拆除旺多姆铜柱,该铜柱将被一个象征3月18日该公社掌权的寓言人物所取代。

尽管如此,库尔贝本质上是一个持不同政见者,他很快就在某些措施上与大多数社员形成了对立。他是少数反对成立公共安全委员会的社区成员之一,该委员会仿效法国大革命期间实施恐怖统治的同名委员会。

库尔贝在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上反对公社,他的朋友古斯塔夫·乔迪(Gustave Chaudey)被捕,他是著名的社会主义者、治安法官和记者,库尔贝曾为他画过肖像。广受欢迎的公社报纸《杜申父亲》(Le Père Duchesne)指责乔迪在公社成立前曾短暂担任第9区副市长,命令士兵向包围了德维尔酒店(Hotel de Ville)的人群开火。库尔贝的反对毫无用处,1871年5月23日,在公社的最后几天,乔迪被公社的行刑队枪杀。据一些消息来源称,库尔贝在抗议中辞去了公社职务。

5月13日,根据库尔贝的提议,法国政府首席执行官阿道夫·蒂尔斯( Adolphe Thiers)的巴黎之家被拆毁,他的艺术收藏品被没收。库尔贝提议将没收的艺术品交给卢浮宫和其他博物馆,但卢浮宫的馆长拒绝接受。5月16日,就在公社垮台的前九天,在一个由军乐队和摄影师参加的大型仪式上,旺多姆柱被推倒并摔成碎片。一些目击者说库尔贝在那里,其他人否认。第二天,艺术家联合会就罢免卢浮宫和卢森堡博物馆的馆长进行了辩论,一些人怀疑卢浮宫和卢森堡博物馆的馆长与法国政府有秘密接触,并任命了新的博物馆馆长。

根据一个传说,库尔贝保护卢浮宫和其他博物馆免受“抢劫暴徒”的袭击,但没有任何此类袭击博物馆的记录。卢浮宫唯一真正的威胁是在1871年5月21日至28日的“血腥周”期间,当时一个由公社将军朱尔斯·伯格雷特(Jules Bergeret)领导的公社单位放火烧毁了卢浮宫旁边的杜伊勒里宫。大火蔓延到卢浮宫的图书馆,图书馆被完全摧毁,但博物馆馆长和消防队员的努力挽救了这座艺术画廊。

在法国军队于5月28日最终镇压该公社之后,库尔贝躲藏在不同朋友的公寓里。他于6月7日被捕。在8月14日军事法庭对库尔贝特的审判中,库尔贝特辩称,他加入公社只是为了安抚公社,他想移动而不是摧毁公社。他说,他只在公社呆了很短时间,很少参加公社的会议。他被判有罪,但判刑比其他社区领导人轻,监禁六个月,罚款五百法郎。在巴黎圣佩拉吉监狱服刑期间,他被允许使用画架和颜料,但他不能让模特为他摆姿势。他画了一系列著名的花卉和水果静物画。

流亡与死亡

库尔贝于1872年3月2日完成了他的监狱服刑,但因摧毁旺多姆柱而引起的问题仍未结束。1873年,新当选的共和国总统帕特里斯·麦克·马洪(Patrice Mac Mahon)宣布了重建铜柱的计划,费用由库尔贝支付。由于无力支付,库尔贝被迫流亡瑞士,以避免破产。在随后的几年里,他参加了瑞士地区和国家展览会。在瑞士情报机构的监督下,他在瑞士的小艺术界享有“现实主义学校”校长的声誉,并激发了奥古斯特·波特·博维(Auguste Baud Bovy)和费迪南德·霍德勒等年轻艺术家的灵感。

这一时期的重要作品包括几幅鳟鱼画,“钩住并从鳃上流血”(hooked and bleeding from the gills),被解读为这位流亡艺术家的寓言性自画像。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库尔贝绘制了风景画,包括在法国和瑞士边界的朱拉山脉中,一些水神秘地从地球深处涌出的场景。库尔贝在流亡期间也从事雕塑工作。在此之前,在19世纪60年代早期,他制作了一些雕塑,其中一件——《查沃茨的渔夫》(Fisherman of Chavots,1862年)——他捐赠给了奥纳斯人作为公共喷泉,但在库尔贝被捕后被移走了。

1877年5月4日,库尔贝被告知重建旺多姆柱的估计费用,323091.68法郎。在接下来的33年里,他可以选择每年分期支付10000法郎的罚款,直到他91岁生日。1877年12月31日,也就是第一期分期付款到期的前一天,库尔贝死于因酗酒而加重的肝病,享年58岁。

遗产

库尔贝受到许多年轻艺术家的钦佩。克劳德·莫奈于1865-1866年将库尔贝的肖像画纳入了他自己版本的《草地上的午餐》中。库尔贝独特的现实主义影响了许多艺术家,尤其是德国画家Wilhelm Leibl詹姆斯·惠斯勒保罗·塞尚。库尔贝的影响也可以从爱德华·霍普的作品中看出,他的《巴黎大桥》和《接近城市》被描述为库尔贝《卢埃之源》和《世界的起源》的弗洛伊德式回响。他的学生包括亨利·方丹·拉图尔、赫克托·哈诺托(Hector Hanoteau)和奥拉夫·伊萨赫森(Olaf Isaachsen)。

库尔贝曾在一封信中写道:

我一直生活在自由之中,让我自由地结束我的生命。当我死后,让我这样说:“他不属于任何学派,不属于任何教堂,不属于任何机构,不属于任何学院,尤其不属于任何制度,除了自由制度。”

纳粹掠夺的艺术品

在第三帝国时期(1933-1945年),欧洲各地的犹太艺术品收藏家在大屠杀中被没收了他们的财产。库尔贝创作的许多艺术品在此期间被纳粹及其代理人洗劫一空,直到最近才被前所有者的家庭收回。

库尔贝的《暴风雨过后埃特雷塔的悬崖》为犹太收藏家马克·沃尔夫森(Marc Wolfson)和他的妻子埃尔娜(Erna)所有,他们两人都在奥斯威辛被杀害。它在纳粹占领法国期间消失后,几年后在奥赛博物馆再次出现

伟大的匈牙利犹太收藏家莫尔·利波特·赫尔佐格男爵(Baron Mor Lipot Herzog)拥有库尔贝作品,包括《布洛奈城堡,雪》,后来作品出现在布达佩斯美术馆。男爵还拥有库尔贝最臭名昭著的作品——《世界的起源》,他收藏的2000-2500件作品被纳粹洗劫一空,许多至今仍下落不明。

古斯塔夫·库尔贝(Gustav Courbet)的画作《乡村姑娘与山羊》、《父亲》(The Father)和《带石头的风景》(Landscape With Rocks )在慕尼黑的古里特艺术宝库(Gurlitt Trove of art)中被发现,不知道它们属于谁。

约瑟芬·温曼(Josephine Weinmann)和她的家人是德国犹太人,在被迫逃离之前,他们拥有《大桥》。纳粹武装分子赫伯特·谢弗(Herbert Schaefer)买下了它,并把它借给了耶鲁大学美术馆,温曼一家向美术馆提出了索赔。

库尔贝与立体主义

两位19世纪的艺术家为20世纪立体主义的出现铺平了道路:库尔贝和保罗·塞尚。塞尚的贡献是众所周知的。库尔贝的重要性是由立体派诗人发言人纪尧姆·阿波利奈尔( Guillaume Apollinaire)宣布的。他在《立体主义画册》(Les Peintres Cubistes,Méditations Esthétiques,1913)中写道:“库尔贝是新画家之父。”让·梅辛格格列玆经常把库尔贝描绘成所有现代艺术之父。

两位艺术家都试图超越传统的自然渲染方法,塞尚通过辩证的方法揭示了看的过程,库尔贝则以他的唯物主义。立体主义者将结合这两种方法来发展一场艺术革命。

在形式层面上,库尔贝希望传达他所画的东西的物理特征:密度、重量和纹理。艺术评论家约翰·伯杰(John Berger)说:“在库尔贝之前,没有一位画家能够如此毫不妥协地强调他所画的东西的密度和重量。”这种对物质现实的强调赋予了他的臣民尊严。伯杰观察到,立体派画家“非常努力地建立他们所代表的东西的物理存在。在这方面,他们是库尔贝的继承人。”


古斯塔夫·库尔贝作品收藏于:

巴黎奥赛美术馆(13)

法布尔博物馆(13)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1)

美国国家艺术馆(9)

新绘画陈列馆-巴伐利亚国家绘画收藏(6)

巴黎小皇宫美术馆(6)

贝桑松博物馆(6)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6)

费城艺术博物馆(6)

伦敦国家美术馆(6)

库尔贝博物馆(5)

巴勒珍藏馆(5)

波士顿美术馆(4)

瓦尔拉夫-里夏茨博物馆(3)

里尔美术宫(3)

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3)

耶鲁大学美术馆(3)

里昂美术馆(3)

诺顿·西蒙博物馆(3)

辛辛那提艺术博物馆(3)

菲茨威廉博物馆(3)

苏格兰国家画廊(3)

瑞典国立博物馆(2)

施泰德艺术馆(2)

布达佩斯美术博物馆(2)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2)

Murauchi Art Museum - Tokyo(2)

德国旧国家美术馆(2)

耶尼施美术馆(2)

凯文葛罗夫艺术博物馆(2)

阿什莫林博物馆(2)

卡昂美术博物馆(2)

安德烈·马尔罗现代艺术博物馆(2)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2)

加的夫国家博物馆(2)

布里斯托尔博物馆和艺术画廊(2)

格拉斯哥博物馆资源中心(2)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2)

德克萨斯州肯贝尔艺术博物馆(2)

法国南特美术馆(1)

国立古代美术馆(里斯本)(1)

爱尔兰国立美术馆(1)

密歇根州底特律美术馆(1)

美景宫美术馆(1)

巴恩斯基金会(1)

盖蒂中心(1)

奥德罗普格园林博物馆(1)

曼西厄博物馆(1)

哈年科博物馆(1)

普希金博物馆(1)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1)

挪威国家美术馆(1)

奥斯卡·莱因哈特基金会(1)

斯特拉斯堡美术馆(1)

马萨诸塞州史密斯学院艺术博物馆(1)

卢浮宫(1)

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美术馆(1)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美术馆(1)

隆斯勒索涅美术馆(1)

华盛顿菲利普美术馆(1)

托莱多艺术博物馆(1)

保罗·盖蒂博物馆(1)

不莱梅艺术馆(1)

查尔特勒修会博物馆(1)

Musée Max Claudet(1)

新嘉士伯美术馆(1)

Musée d'art et d'histoire, Neuchatel(1)

纽约州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1)

苏黎世美术馆(1)

伯尔尼美术馆(1)

沃兹沃思学会(1)

谢尔本博物馆(1)

皮卡第博物馆(1)

鸟取县里博物馆(1)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1)

Musée de Soissons(1)

曼海姆艺术馆(1)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艺术博物馆-笛洋美术馆(1)

埃尔米塔日博物馆(1)

巴伯美术学院(1)

麦克莱恩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

博斯博物馆(1)

阿伯丁画廊(1)

约克博物馆信托(1)

英国伯明翰博物馆和美术馆(1)

威廉·莫里斯画廊(1)

珀斯-金罗斯市议会(1)

佩斯利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

沃克美术馆(1)

利兹艺术画廊(1)

曼彻斯特美术馆(1)

南安普顿市美术馆(1)

谢菲尔德市美术馆(1)

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1)

海牙美术馆(1)

奇美博物馆(1)

内布拉斯加州乔斯林艺术博物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