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德里克·丘奇

弗雷德里克·丘奇

Frederic Edwin Church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弗雷德里克·丘奇(Frederic Edwin Church)
生卒日期: 1826年5月4日 - 1900年4月7日
国籍:美国
弗雷德里克·丘奇的全部作品(226)

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Frederic Edwin Church)是一位出生于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Hartford)的美国风景画家。他是美国哈德逊河风景画家学派的核心人物,以绘制大型风景画而闻名,经常描绘山脉、瀑布和日落。丘奇的绘画强调了逼真的细节、戏剧性的光线和全景。他在一次画展上首次向纽约市的付费观众展示了他的一些主要作品,观众经常被他迷住。在他风华正茂的时候,他是美国最著名的画家之一。

传记

弗雷德里克·埃德温·丘奇是英国清教徒先驱理查德·丘奇(Richard Church)的直系后裔,他陪同托马斯·胡克(Thomas Hooker)从马萨诸塞州穿越荒野,前往后来的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丘奇是伊丽莎(Eliza,1796-1883)和约瑟夫·丘奇(Joseph Church,1793-1876)的儿子。弗雷德里克有两个姐姐,没有幸存的兄弟。他的父亲是一名成功的银匠和珠宝商,曾在几家金融公司担任董事。他母亲的哥哥是阿德里安·詹斯(Adrian Janes),他拥有一家建造美国国会大厦圆顶的铸铁厂。家族的财富使弗雷德里克从小就对艺术感兴趣。1844年,18岁的丘奇成为纽约卡茨基尔(Catskill)风景艺术家托马斯·科尔的学生,此前丹尼尔·沃兹沃斯 (Daniel Wadsworth) 是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市的邻居、沃兹沃斯图书馆的创始人,他介绍了两人。丘奇跟随他学习了两年;这时,他的才能已经很明显了。科尔写道,丘奇拥有“世界上最敏锐的绘画眼光”。在与科尔共事期间,他游历了新英格兰和纽约,绘制草图,参观了东汉普顿、康涅狄格州、长岛、卡茨基尔山别墅、伯克郡、康涅狄格州纽黑文和佛蒙特州。1846年,他以130美元的价格向沃兹沃斯神庙艺术馆(Wadsworth Athenaeum)出售了第一笔有记录的交易,这是《1636年,从普利茅斯到哈特福德的妓女和同伴穿越荒野》。

1848年,他当选为国家设计学院最年轻的院士。 第二年,他晋升为正式会员,并开始招收自己的学生,包括沃尔特·劳恩特·帕尔默、威廉·詹姆斯·斯蒂尔曼(William James Stillman)和麦肯蒂

风格和影响

19世纪初,浪漫主义在英国和法国很突出,是对启蒙时代理性主义的反运动。浪漫主义时期的艺术家经常在理想化的场景中描绘自然,描绘自然的丰富和美丽,有时强调其宏大的规模。丘奇的作品延续了这一传统,他理想化了不间断的自然,他极其细致的艺术突出了这一点。低水平线和天空的优势鼓励了对自然的重视。丘奇通常会“隐藏”他的笔触,这样绘画表面就很光滑,画家的“个性”似乎就不存在了。

丘奇是第二代哈德逊河学校的产物,这是一场由他的老师托马斯·科尔创立的美国景观艺术运动。科尔和丘奇都是虔诚的新教徒,后者的信仰在他的绘画中发挥了作用,尤其是他早期的画布。哈德逊河画派的特点是他们关注传统的田园环境,尤其是卡茨基尔山脉,以及他们的浪漫主义品质。他们试图捕捉一个正在迅速消失的动荡的美国的狂野现实主义,以及对自然美景的欣赏。他的美国边境风景画展示了“十九世纪中期美国的扩张主义和乐观主义前景”。丘奇在绘画主题上与科尔不同:他更喜欢自然和雄伟的场景,而不是科尔的寓言倾向——尽管丘奇的作品在主题和意义方面越来越多地被重新审视。

普鲁士探险家和科学家亚历山大·冯·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对丘奇产生了重大影响。洪堡在他的《宇宙》( Kosmos)中提出了科学、自然世界和精神关怀之间相互联系的愿景。丘奇拥有的《宇宙》专门为风景画写了一章。洪堡在“科学”地描绘自然的多样性,特别是在新世界中,赋予了视觉艺术家重要的作用。19世纪60年代,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进化论开始推翻洪堡的统一思想,艺术历史学家研究了丘奇的绘画是如何应对丘奇世界观的这种颠覆的。

英国艺术评论家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是对丘奇的另一个重要而重大的影响。在罗斯金的《现代画家》中,他强调了对自然的密切观察:“风景画家的当务之急是不减地关注最底层的细节。每一类岩石、每一种土地、每一形式的云,都必须以同样的勤奋进行研究,并以同样的精度进行渲染。”这种对细节的关注必须与艺术家的诠释相结合,丘奇的绘画在19世纪50年代和19世纪60年代受到广泛赞誉,但一些评论家发现他详细的全景画缺乏想象力或诗意。乔治·W·谢尔顿(George W. Sheldon)在1879年的《美国画家》一书中谈到丘奇的油画时写道:“几乎没有必要……解释它们的主要缺陷是什么,因为到那时,几乎每个聪明的美国艺术爱好者都已经认识到了这种缺陷。它包括以牺牲情感的统一性和力量为代价对细节的阐述……它们是忠实而美丽的,但它们并不像在诗歌、香气和艺术中那样丰富。大自然的崇高和精神真实是风景艺术的真正家园。”

丘奇的一些画作也与发光主义的风景风格有关,并受到其影响。发光主义艺术倾向于强调水平,使用非漫射光,并隐藏笔触,这样画家的存在或“个性”对观众来说就不那么明显了。一本展览书考虑了丘奇的《热带的早晨》和《荒野中的黄昏》,以突出该风格的“细致的绘图技巧和强烈的色彩”,而《科托帕希峰》和《帕特农神庙》“在其全景结构中体现了这种风格”。尽管如此,丘奇并不被认为是一个主要的发光主义艺术家。

生涯

丘奇的职业生涯始于绘制纽约和新英格兰哈德逊河学校的经典场景,但到1850年,他已经在纽约定居。他在美国艺术联盟、波士顿艺术俱乐部和(对一位年轻艺术家来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国家设计学院展出了自己的艺术作品。他的方法包括在他的工作室里根据自然中的草图创作绘画。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丘奇的风格让人想起他的老师托马斯·科尔,是哈德逊河学校创始风格的缩影。随着风格的发展,他偏离了科尔的风格:他画得更精细,作品的格式也变得更具冒险精神,有时还会有戏剧性的灯光效果。

丘奇很快就赢得了旅行者艺术家的声誉,他早期曾前往白山、马萨诸塞州西部、卡茨基尔、哈特福德、康涅狄格州、尼亚加拉、弗吉尼亚州、肯塔基州和缅因州进行国内绘画和素描旅行。1853年和1857年,他两次访问南美洲,主要停留在基多(厄瓜多尔首都),参观了现代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的火山和城市,并穿越了巴拿马地峡。第一次旅行是与商人赛勒斯·维斯特·菲尔德(Cyrus West Field)一起进行的,他为这次旅行提供了资金,希望利用丘奇的画作来吸引投资者加入他的南美企业。丘奇的灵感来自19世纪初亚历山大·冯·洪堡对欧洲大陆的探索。洪堡曾向艺术家提出挑战,要求他们描绘安第斯山脉的“地貌”。1852年,洪堡的《美洲赤道地区旅行的个人叙事》(Personal Narrative of Travels to the Equinoctial Regions of America)出版后,丘奇抓住了跟随洪堡旅行和学习的机会。1857年,当丘奇与画家路易斯·雷米·米格诺特回到南美洲时,他在该地区的草图中添加了内容。在两次旅行之后,丘奇绘制了许多厄瓜多尔和安第斯山脉的景观,如《厄瓜多尔安第斯山脉》、《卡亚姆贝》、《安第斯山脉的心脏》和《科托帕希峰》。丘奇最著名的画作《安第斯山脉的心脏》将多种地形元素结合在一起,描绘了一幅理想主义的、广阔的自然画卷。这幅画很大,但又非常细致,每一种植物和动物都是可识别的,同时出现了许多气候区。

正如他之前在尼亚加拉的作品一样,丘奇于1859年在纽约市的一次画展上首次展出了《安第斯山脉之心》。成千上万的人付费观看了这幅画,这幅画巨大的落地框架扮演了俯瞰安第斯山脉的窗户的角色。观众坐在长椅上观看这幅作品,有时会用歌剧眼镜靠近,丘奇战略性地安排了房间,用头顶天窗的光线照亮了这幅画。这项工作一蹴而就。丘奇最终以1万美元的价格将其售出,这是当时在世的美国艺术家为作品支付的最高价格。

丘奇与著名北极探险家艾萨克·伊斯雷尔·海耶斯(Isaac Israel Hayes)博士的友谊激发了这位艺术家对北极地区的兴趣。1859年,丘奇和他的好朋友路易·罗格朗·诺贝尔(Louis Legrand Noble)牧师前往加拿大的纽芬兰和拉布拉多。诺布尔的《与画家在冰山之后》(After Icebergs with a Painter,1861年)一书记录了这段旅程,该书在丘奇的画作《冰山》展出前不久出版。

到1860年,丘奇是美国最著名的艺术家。在他风华正茂的时候,丘奇在商业上和艺术上都取得了成功。丘奇的艺术非常有利可图,据报道,他在1900年去世时身家50万美元。

1861年,在南北战争开始时,丘奇受到启发,以红、白、蓝三色的日落为特色绘制了《我们的旗帜在天空》,他认为这是“天空通过在落日中反映国家的颜色来表示对美国的支持”的象征。用它制作了一幅石版画,并出售给联邦士兵的家人。

1863年,他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副研究员。

家庭、后来的旅行和奥拉纳(Olana)

1860年,丘奇在纽约哈德逊附近买下了一个农场,并与伊莎贝尔·莫蒂默·卡恩斯(Isabel Mortimer Carnes,1836年出生,俄亥俄州代顿人)结婚,他是在纽约安第斯山脉之心展览期间认识的。他们很快组建了一个家庭,但他们两岁的儿子赫伯特(Herbert)和五个月大的女儿艾玛(Emma)都于1865年3月死于白喉。丘奇仍然悲痛欲绝,他和妻子以及他们结交的一位年轻艺术家前往牙买加。丘奇在伊莎贝尔(Isabel)收集压制的牙买加蕨类植物时进行了素描。1866年,弗雷德里克·约瑟夫(Frederic Joseph)出生,西奥多·温斯罗普(Theodore Winthrop)于1869年出生,路易斯·帕尔默(Louis Palmer)于1870年出生,伊莎贝尔·夏洛特(Isabel Charlotte,“唐尼”)于1871年出生。

1867年末,丘奇开始了他职业生涯中最长的一段旅行。那年秋天,他和家人去了欧洲,很快就穿过伦敦和巴黎。他们从马赛去了埃及的亚历山大,但丘奇并没有参观金字塔,也许是害怕离开他的家人。经过雅法,他们抵达贝鲁特,在那里度过了四个月。他们与包括大卫·斯图尔特·道奇( David Stuart Dodge)在内的美国传教士住在一起。1868年2月,丘奇与道奇从耶路撒冷乘骆驼前往佩特拉市。在那里,他绘制了卡兹尼神殿(Al-Khazneh)的草图,这成为他后来重要作品之一《艾尔卡尼,佩特拉》的主题。那年春天晚些时候,这家人访问了大马士革和巴勒贝克,然后航行爱琴海,在君士坦丁堡停留。夏天回到南欧,他们在罗马过冬。那年罗马有很多美国艺术家,他们加入了几个艺术家朋友的行列,包括桑福德·罗宾逊·吉福德麦肯蒂和其他同样住在罗马的朋友。在罗马期间,丘奇学习了壁画,并收藏了“老大师”的画作。然而,显然整个欧洲似乎不像19世纪的大多数美国艺术家那样对丘奇感兴趣,他们中的许多人前往那里体验西方艺术遗产。弗雷德里克与朋友们离开了他在罗马的大家庭,在雅典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访问,于1869年4月结束了这段旅程。在雅典,帕台农神庙超出了他所有的期望,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建筑标本,他精力充沛地进行了素描和绘画。丘奇于1869年5月离开罗马,途经巴黎和英国回国,于6月底回国。

在离开美国进行那次旅行之前,丘奇购买了哈德逊农田上方山顶上的18英亩(7.3公顷)土地,他长期以来一直想要这片土地,因为它可以欣赏到哈德逊河和卡茨基尔河的壮丽景色。1870年,他开始在山顶上建造一座波斯风格的豪宅,1872年夏天,全家搬入了这所房子。如今,这个庄园作为奥拉纳州历史遗址而受到保护。理查德·莫里斯·亨特(Richard Morris Hunt)在奥拉纳(Olana)豪宅规划的早期就接受了咨询,但在丘奇之旅结束后,英国出生的美国建筑师卡尔弗特·沃克斯(Calvert Vaux)被聘请来完成该项目。丘奇深深地参与了这一过程,甚至为其设计完成了自己的建筑草图。这座高度个人化、兼收并蓄的建筑融合了他在旅行中获得的许多设计理念。在这一时期的一封信中,他写道:“这个季节我走了大约1/4英里的路,打开了全新的美丽景色。用这种方式,我可以创造出比在工作室里篡改画布和颜料更多更好的风景。”在他最后的二十年里,他把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了奥拉纳身上。

丘奇作为一名艺术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十年里,疾病限制了丘奇的绘画能力。到1876年,丘奇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绘画变得困难。他最终用左手作画,并继续创作作品,尽管速度要慢得多。他仍然像科尔以前那样教绘画。两名学生分别是沃尔特·劳恩特·帕尔默Howard Russell Butler。在后来的生活中,他经常在墨西哥过冬,在那里他教巴特勒。

丘奇在奥拉纳和墨西哥呆了一段时间,很少接触到纽约市的趋势。19世纪80年代,他在那里保留了一间工作室,但通常转租给马丁·约翰逊·海德。他的妻子伊莎贝尔病了多年,于1899年5月12日在他们已故的朋友兼赞助人威廉·H·奥斯本( William H. Osborn)位于纽约公园大道的家中去世。不到一年后,1900年4月7日,丘奇也在奥斯本遗孀的家中去世,享年73岁。弗雷德里克和伊莎贝尔被安葬在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斯普林格罗夫公墓的家族墓地。

遗产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十年里,丘奇的名气越来越小,到他1900年去世时,人们对他的作品几乎没有兴趣。他的绘画被视为一个过于注重细节的“老式且不可信”的流派的一部分。1945年,芝加哥艺术学院举办了一场专门针对哈德逊河学校的展览,他的声誉得到了改善。同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公告重新审视了《安第斯山脉的心脏》的最初接待处。1960年,艺术史学家大卫·亨廷顿(David C.Huntington)完成了一篇关于丘奇的论文,探讨了他的影响和环境。1966年,他写了一本关于丘奇的专著,并为国家美术收藏馆组织了自他去世以来的第一次丘奇展览。亨廷顿承认丘奇的遗产是他最伟大的艺术品,并在奥拉纳遗产受到破坏威胁时,带头保护奥拉纳。他领导了一场为期两年的运动,拯救弗雷德里克·丘奇的奥拉纳,促成了公私合作,创建了奥拉纳州立历史遗址。

丘奇的遗产被重新点燃;美国博物馆开始收购他的作品,到1979年,丘奇的《冰山》以25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当时是所有艺术品中第三高的拍卖品。第二年,国家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大型展览,《美国之光:1825-1875年的发光主义运动》(American Light: The Luminist Movement, 1825–1875),将丘奇定位为他那个时代的美国领先画家。

丘奇的画作比同时代的画作更自信、规模更宏大,独特地捕捉到了乐观的美国人民的精神,他们将新世界的风景与明显的命运联系在一起。艺术史学家芭芭拉·诺瓦克(Barbara Novak)写道,丘奇是“艺术家的典范,他成为一种文化的公众代言人,总结其信仰,体现其思想,并证实其假设。”

奥拉纳州立历史遗址现由塔科尼克地区纽约州公园、娱乐和历史保护办公室拥有和运营,其策展工作、游客服务和对外关系由私人非营利组织奥拉纳合作伙伴管理 组织。 1999 年,就在丘奇逝世一百周年前夕,奥拉纳伙伴关系设立了弗雷德里克·丘奇奖,以表彰对美国艺术和文化做出杰出贡献的个人和组织。


弗雷德里克·丘奇作品收藏于:

库珀·休伊特国立设计博物馆(41)

奥拉纳国家历史遗址(26)

沃兹沃思学会(6)

波士顿美术馆(5)

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4)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艺术博物馆-笛洋美术馆(3)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3)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3)

国家学院博物馆和学校(3)

科科伦美术馆(3)

耶鲁大学美术馆(2)

密歇根州底特律美术馆(2)

美国国家艺术馆(2)

哈佛艺术博物馆(2)

奥尔巴尼历史与艺术学院(2)

坎贝尔艺术博物馆(2)

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2)

塔斯卡卢萨艺术博物馆(1)

特拉华州艺术博物馆(1)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1)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1)

新不列颠美国艺术博物馆(1)

马萨诸塞州米德美术馆(1)

曼森·威廉姆斯·普罗克特艺术学院(1)

马里兰州沃尔特艺术博物馆(1)

美国艾迪生艺术馆(1)

圣巴巴拉艺术博物馆(1)

世纪协会(1)

纽瓦克博物馆(1)

波特兰艺术博物馆-缅因州(1)

苏格兰国家画廊(1)

佛罗伦斯·格里斯沃尔德博物馆(1)

Colorado Springs Fine Arts Center(1)

George Walter Vincent Smith Art Museum(1)

弗朗西斯雷曼罗布艺术中心(1)

The Parthenon(1)

蒙哥马利美术博物馆(阿拉巴马州)(1)

纽约历史学会(1)

辛辛那提艺术博物馆(1)

Fralin Museum of Art at the University of Virginia(1)

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1)

加利福尼亚汉庭顿图书馆(1)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1)

西雅图艺术博物馆(1)

杨百翰大学艺术博物馆(1)

宾西法尼亚州卡内基美术馆(1)

Washington County Museum of Fine Arts(1)

水晶桥美国艺术博物馆(1)

洛杉矶艺术博物馆(1)

雷诺达之家美国艺术博物馆(1)

Clermont State Historic Site(1)

赫克舍尔艺术博物馆(1)

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1)

阿蒙·卡特美国艺术博物馆(1)

布鲁克林博物馆(1)

费城艺术博物馆(1)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美术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