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多夫

亚瑟·多夫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亚瑟·多夫(Arthur Dove)
生卒日期: 1880年8月2日 - 1946年11月23日
国籍:美国
亚瑟·多夫的全部作品(303)

亚瑟·多夫是一位美国艺术家。作为美国早期的现代主义者,他经常被认为是美国第一位抽象画家。使用各种各样的工具,有时是非传统的组合,来形成了他自己的特色。1937年的《我与月亮》(Me and the Moon)是亚瑟多夫抽象风景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并被称为他职业生涯的最高作品之一。多夫在20世纪20年代做了一系列实验拼贴作品。他还尝试了一些技术,将手工混合油或蛋彩画等涂料与蜡乳液相结合,如多夫1938年绘画《储罐》(Tanks)中所示,在波士顿美术馆收藏。

多夫出生于纽约州卡南代瓜市( Canandaigua)的一个富裕家庭。他的父母威廉·乔治(William George)和安娜·伊丽莎白(Anna Elizabeth)都是英国人。威廉·多夫对政治很感兴趣,以1880年共和党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詹姆斯·加菲尔德(James Garfield)和切斯特·亚瑟(Chester Arthur)的名字命名他的儿子亚瑟·加菲尔德,后者最终赢得了选举。亚瑟·多夫从小在农场户外长大,然而,他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他拥有一个砖厂,并期望他的儿子变得富有。多夫的童年爱好包括弹钢琴、绘画课和在高中棒球队当投手。少年时代,他的朋友和邻居牛顿·威瑟比(Newton Weatherby),是一位博物学家,多夫从他那里学会对自然的欣赏。威瑟比也是一位业余画家,他把剩下的几块画布给了多夫。

多夫就读于霍巴特学院(Hobart and William Smith Colleges)和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1903年毕业于康奈尔大学。多夫被选中为康奈尔大学年鉴画插图。多夫的插图之所以广受欢迎,是因为它们给人物和所描绘的情景注入了活力。毕业后,他成为纽约市著名的商业插画家,为《哈泼斯杂志》(Harper's Magazine)和《星期六晚报》(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工作。多夫的父母对他选择成为一名艺术家而不是他常春藤联盟学位所能带来的更有利可图的职业感到不安,他们对艺术事业带来的困难表示不同情。

1907年,多夫和他的第一任妻子佛罗伦斯(Florence)前往法国,并移居到当时的世界艺术之都巴黎。在那里,多夫加入了一个来自美国的实验艺术家小组,其中包括阿尔弗雷德·亨利·莫勒(Alfred Henry Maurer)。多夫和莫勒一直是朋友,直到1932年莫勒自杀。在欧洲,多夫引入了新的绘画风格,特别是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的野兽派(Fauvist)作品,并于1908年和1909年在一年一度的秋季沙龙上展出。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有了一种更清晰的感觉。回到纽约,他对回到商业插画的生活不满意,多夫离开了纽约,靠务农和捕鱼为生,把剩下的时间都花在了绘画上。他的儿子威廉·多夫(William C. Dove)1909年7月4日出生。

1909年多夫回到美国时,他遇到了阿尔弗雷德·施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可能是通过莫勒的书面介绍。施蒂格利茨是一位著名的摄影师和画廊老板,他非常积极地在美国推广现代艺术,包括以前在美国从未见过的欧洲艺术家作品。多夫决定退出插画工作,但需要艺术家身份和情感的支持,施蒂格利茨扮演了这两个角色。这位摄影师比多夫大16岁,他的犹太和欧洲文化根源与多夫的盎格鲁-撒克逊乡村新教徒传统形成鲜明对比。据说多夫和蔼、安静,是一个好朋友,而施蒂格利茨则被认为是爱争论和精明的人。他们在艺术形式应体现现代精神价值而不是唯物主义和传统的观念中找到了共同点。在施蒂格利茨的支持下,多夫创作了第一幅纯粹抽象的美国油画。多夫的作品是以自然形式为基础的,他把自己的抽象类型称为“提取”,从本质上来说,他从自然中提取了场景的基本形式。

多夫于1910年在施蒂格利茨的291画展(291 gallery)展出了他的作品,作为“年轻的美国画家”展览的一部分,该展览还包括多夫的老朋友莫勒的作品。多夫展示了一幅名为《龙虾》(The Lobster)的大型静物画,这是他最后的代表作。施蒂格利茨在1912年的291画展为多夫提供了他的第一场个人展。这次展览,包括一组被称为《十诫》(The Ten Commandments)的粉彩画,是美国第一次公开展览抽象艺术。在遇见施蒂格利茨两年后,多夫成为了国际艺术发展的领导者。从1912年到1946年,多夫每年都在施蒂格利茨的画廊展出他的作品。

多夫在他的职业生涯广泛使用画材,有时是非传统的组合。在20世纪20年代,多夫在纸上创作了许多作品,如纸上的粉彩,从1924年起《大自然的象征》(Nature Symbolized)就象征着(或暗礁)。如上所述,多夫于20世纪20年代在《批评家》(The Critic,1925年)和《知识分子》(The Intellectual,1925年)等作品中进行了实验性拼贴画。他还进行了技术试验,将油画和蛋彩结合在蜡乳液上。1938年的《储罐》(Tanks)是一个蜡乳液上油彩(oil over wax emulsion)的例子。波士顿美术馆在评论《储罐》时说:在淡灰色光环的衬托下,颤动的建筑几乎像是丧失了物质的形态,并融入周围的景色中,但同时,它们保留了它们的巨大外形。(Set off by a halo of pale gray, the quivering structures almost seem to dematerialize and merge into the surrounding scenery, yet at the same time, they retain their hulking forms)

尽管艺术界各成员都给予了支持,多夫还是经常有必要通过农业、渔业和商业插画赚钱。多夫最坚定的支持者是邓肯·菲利普斯(Duncan Phillips),他是华盛顿特区菲利普美术馆(the Phillips Collection)的创始人,现在多夫的大部分作品都在他手上。多夫的作品使菲利普斯相信抽象是一种艺术过程,而不仅仅是一种艺术风格。施蒂格利茨的画廊是菲利普斯第一次因为多夫而参观的,他继续回去看多夫的作品。作为交换,菲利普斯在每个展览中第一批选择绘画作品,他每月付给多夫50美元的佣金。1936年,多夫一生中只见过菲利普斯一次。1937年,菲利普斯以2000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去钓鱼》(Goin' Fishin'),这是当时支付给多夫所有作品的最大金额。菲利普斯还购买了《亨廷顿港1号》(Huntington Harbor 1)。

多夫和海伦·托尔(Helen Torr)在一艘名为莫娜的船上呆了七年,她的头发火红,被称为“红色”。托尔也是个画家。尽管多夫的艺术得益于心理上的影响,但他和托尔的生活却很艰难。弗洛伦斯多夫从不关心多夫对艺术的热爱,而且更倾向于社交。结婚25年后,多夫离开了佛罗伦斯。弗洛伦斯不同意他离婚,断然拒绝让他见儿子。当他离开的时候,除了他的摄影作品和施蒂格利茨的信,他什么都带走。

当弗洛伦斯意外去世时,多夫支付了250美元的葬礼费用并送花,但没有去日内瓦镇参加葬礼。八年来,多夫第一次见到了当时19岁的儿子比尔,他也是一位艺术家。两人建立了友谊,后来他的儿子帮助多夫创造了镀银框架的技术。

多夫和托尔不能马上结婚,因为托尔没有和她的第一任丈夫离婚。他们最终于1932年4月在纽约市政厅举行了结婚仪式,并使用了一枚纪念戒指。多夫在婚姻登记处称自己是“框架制造者”。1933年的291展览是施蒂格利茨唯一一次允许托尔和多夫一起展览。“七个美国人”把多夫带回到了主要报纸和艺术杂志的报道中,也回到了公众的视线中。他的作品影响了后来的抽象风景画家,如朱利安·哈顿(Julian Hatton)和乔治亚·奥基夫( Georgia O'Keeffe),“对纯色、火辣色的无拘无束的热爱”。

1924年7月,当亚瑟·多夫和海伦·托尔乘坐他们42英尺高的莫娜号帆船驶进亨廷顿港时,他们无法预料长岛北岸会在多大程度上激发他们一些最伟大的画作。他们一直住在哈利斯特(Halesite),直到大萧条时期,多夫和托尔都搬回位于日内瓦镇的多夫庄园。

1938年,为了回到长岛,这对夫妇搬回了他们的第一个家,一个位于纽约中心港中心海岸路的小房子,以前是路边报亭和杂货店。他们花980美元买了这所房子。那间只有一个房间的小屋坐落在提图斯磨坊池塘(Titus Mill Pond)边。几乎立刻,多夫被发现患有肺炎,他最终心脏病发作,被诊断肾脏疾病。在他余下的日子里,身体非常健康,他过着平静的生活,终于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绘画中,专注于周围环境和家中的灵感。他职业生涯中最有影响力的一些作品,包括《印度夏天》(Indian Summer),都是在中央港创作的。海伦·托尔于1967年去世。1979年,她的作品和多夫的作品一起被挂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里。

2000年,亚瑟·多夫和海伦·托尔的别墅被列入国家历史名胜古迹名录(National Register of Historic Places)。

多夫在20世纪30年代末患了心脏病和布莱特病,1939年心脏病发作,健康状况一直没有完全恢复。1946年,多夫最后一次展出了九幅新画,最后一次参观了画廊,最后一次见到了施蒂格利茨。那年七月,他们的第一个孙子托尼出生了。一个多月后,施蒂格利茨死于心力衰竭。多夫为朋友的死而震惊。虽然中风使他部分瘫痪,但他仍然在托尔的帮助下继续画画,直到他因第二次心脏病发作和肾衰竭,倒下死在亨廷顿医院。10月,就在他去世之前,多夫最后一次写信给菲利普斯:

“不知道现在是怎么把支票寄给我的。在为一个想法奋斗了一辈子之后,我意识到你的支持为我拯救了这个想法,并要全心全意地感谢你所做的一切。这太不可思议了。有那么多的信是写的,没有寄出去,而且由于今年夏天在床上呆了很长时间,这些画是关于我能集中足够的精力去做我认为最有能力做的事情。就在施蒂格利茨去世前,我带了几幅画给他,我认为这幅画里有些新东西。他立刻走到他们跟前,谈到了新的想法。他的直觉是非凡的,我很高兴被允许在他和你的一生中生活。我真的很感激这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You have no idea what sending on those checks to me at this time. After fighting for an idea all your life I realize that your backing has saved it for me and meant to thank you with all my heart and soul for what you have done. It has been marvelous. So many letters have been written and not mailed and owing to having been in bed a great deal of time this summer, the paintings were about all I could muster up enough energy to do what I considered the best of my ability. Just before Stieglitz’s death I took some paintings to him that I considered as having something new in the. He immediately walked right up to them and spoke of the new ideas. His intuition in that way was remarkable and I am so glad to have been allowed to live during his and your lifetimes. It has been a great privilege for which I am truly thankful.)

亚瑟·多夫的孙女是互动艺术家托尼·多夫(Toni Dove)。

亚瑟·多夫的庄园由特里·丁腾法斯画廊(Terry Dintenfass Gallery)代表。

2017年,有人宣布,纽约日内瓦将获得经济振兴资金,部分将协助恢复1930年代多夫工作室的多夫大厦。


亚瑟·多夫作品收藏于:

华盛顿菲利普美术馆(24)

波士顿美术馆(21)

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11)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9)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8)

惠特尼博物馆(5)

水晶桥美国艺术博物馆(5)

纽约州赫伯特·F·约翰逊艺术博物馆(3)

弗朗西斯雷曼罗布艺术中心(3)

赫克舍尔艺术博物馆(3)

哥伦布艺术博物馆(3)

阿蒙·卡特美国艺术博物馆(3)

曼森·威廉姆斯·普罗克特艺术学院(3)

特拉美国艺术基金会(3)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2)

霍巴特和威廉史密斯学院-戴维斯画廊(2)

美国艾迪生艺术馆(2)

赫施霍恩博物馆与雕塑园(2)

The Vilcek Foundation(2)

Geneva Historical Society(2)

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2)

美国国家艺术馆(2)

费城艺术博物馆(2)

麦尼艺术博物馆(2)

American University Museum - Washington D.C.(1)

印第安纳大学艺术博物馆(1)

纽瓦克博物馆(1)

乔治亚艺术博物馆(1)

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平面艺术部(1)

科尔比学院艺术博物馆(1)

库利尔艺术博物馆(1)

Smart Museum of Art - Chicago(1)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1)

Ackland Art Museum - Chapel Hill, NC(1)

宾西法尼亚州卡内基美术馆(1)

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1)

布兰顿艺术博物馆(1)

诺顿艺术博物馆(1)

加拿大国立美术馆(1)

威奇托艺术博物馆(1)

魏斯曼美术馆(1)

科科伦美术馆(1)

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美术博物馆(1)

New Jersey State Museum(1)

Carl Van Vechten Gallery of Fine Arts(1)

爱荷华大学斯坦利艺术博物馆(1)

Colorado Springs Fine Arts Center(1)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1)

纽约州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1)

耶鲁大学美术馆(1)

檀香山艺术博物馆(1)

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1)

University of Arizona Museum of Art(1)

坎贝尔艺术博物馆(1)

Jane Voorhees Zimmerli Art Museum(1)

布鲁克林博物馆(1)

胡德艺术博物馆(1)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1)

University of Mississippi Museum(1)

宾夕法尼亚美术学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