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拉斯兄弟之誓

荷拉斯兄弟之誓

雅克-路易·大卫
作者: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 ( 1748年8月30日 - 1825年12月9日 )
国籍:法国

作品:荷拉斯兄弟之誓
英文:Oath of the Horatii
类型:布面油画
尺寸:330cm × 425cm
收藏:卢浮宫,法国
标签:罗马 战争 宣誓

荷拉斯兄弟之誓》(英语:Oath of the Horatii,法语:Le Serment des Horaces)是法国艺术家雅克·路易斯·大卫于1784年创作的一幅大型油画,现在在巴黎的卢浮宫展出。这幅画立即在评论家和公众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并且仍然是新古典主义风格中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荷拉斯,拉丁语Horatii,应音译为霍拉提,应为法语用Horace,按照法语音译后为荷拉斯。

它描绘了公元前7世纪罗马(Rome)和阿尔巴隆加(又译:阿尔巴朗格,Alba Longa)两个城市之间的争端,强调爱国主义和男性自我牺牲对国家的重要性。

两个城市互有通婚,为了避免战争带来大规模的流血,他们同意从每座城市中挑选三个人,而不是两座城市派遣军队参战,胜利者将是获胜的城市。来自罗马荷拉斯(Horatii)家庭的三个兄弟,愿意为结束战争而参加决斗,同样阿尔巴隆加的库里亚提(Curiatii)家庭派出三个兄弟参加决斗。荷拉斯家庭的三兄弟都愿意为了罗马的利益而牺牲自己的生命,他们的父亲为他们拿着刀剑,他们伸出手臂,对着剑宣誓。在三个荷瑞提兄弟中,只有一个在对抗中得以幸存。

战斗一开始,荷拉斯家庭的两兄弟战死,幸存的兄弟杀死来自阿尔巴隆加的三名战士。他让这三名战士追逐他,使他们彼此分离,然后再依次杀死每个人。除了所描绘的三个兄弟外,大卫在右下角还绘制了一个坐着哭泣的女人,她是卡米拉,荷拉斯兄弟的妹妹,她也与一个库里亚提战士订了婚,因此她哭了,她意识到无论如何她都会失去她所爱的人。

大卫《荷拉斯兄弟之誓》背后的故事的主要来源是古罗马历史学家提图斯·李维(又译:提图斯·利维乌斯,Titus Livius,英语:Livy)的书《罗马史》(Ab Urbe Condita Libri)。然而,画中描绘的时刻是大卫自己的想象。

这幅画引起了罗马礼的普及,后来认为纳粹的敬礼方式也来源于古罗马的这种敬礼方式。

它逐渐被认为是新古典主义艺术的典范。这幅画增加了大卫的名声,使他可以收取学生。

1774年大卫以作品《伊拉西斯特拉图斯发现安条克的病因》(Erasistratus Discovering the Cause of Antiochus' Disease)赢得了罗马大奖(Prix de Rome,法国艺术奖项,1663年路易十四创立),让他作为法国政府的学生在罗马待了五年(1775-1780)。回到巴黎后,他展出了他的作品,结果大获成功。以至于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允许他留在卢浮宫,这是艺术家所希望的非常古老的特权。国王的助手向大卫委托绘制《荷拉斯兄弟之誓》,这是对国家忠诚的寓言,因此也是对国王的忠诚。然而,大卫离开了商定的场景,而是画了这个场景。最终,大卫的画面表现出一种进步观点,由于深受启蒙思想的影响,最终促成了推翻君主制的思想转变。随着法国大革命的临近,绘画越来越多地提到对国家的忠诚,而不是家庭或教会。在革命前五年绘制的《荷拉斯兄弟之誓》反映了这一时期的政治紧张局势。

不久之后,国王走上了被指控叛国的断头台,大卫在国民议会的艺术家投票中支持路易十六的处决。

在这幅画中,三兄弟在战斗前表达了对罗马的忠诚和团结,完全得到父亲的支持。他们坚定的目光和绷紧,伸展的四肢,是爱国主义的体现,是罗马最高美德的象征。他们清晰的目的,通过大卫对色调对比简单而有力的运用,反映在这幅画中。关于爱国牺牲的高贵,强烈信心与坚强意志的表达,这一切都与那些温柔的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们躺在那里哭泣和哀悼,等待战斗的结果。

在击败了库里亚提(Curiatii)家庭之后,剩下的霍拉提乌斯(Horatius)回到家中,发现他的妹妹因她的未婚夫被杀而诅咒罗马,他因恐惧罗马被诅咒而杀了她。最初大卫原本打算描绘这一场景,并且一张草图被保存下来,显示幸存的霍拉提乌斯举起剑,他的妹妹躺着死了。大卫后来决定,这个主题太可怕了,无法传递公共责任的信息,表达爱国主义不能走向人性的反面。作为代替,大卫的下一主题选择了《刀斧手把他儿子们的尸体带给布鲁图斯》(The Lictors Bring to Brutus the Bodies of His Sons)。